單品台茶 躍上英日雜誌

漫步在台北市民生社區,很容易就錯過「琅茶」的身影。隱身在街道上的迷你空間,張開雙臂就能碰到兩邊牆壁,這個小小地方,卻被和《Brutus》系出同門的日本雜誌《Hanako》選為「在台灣可以實 現的一百件事」之一。實現什麼?讓你真切感受台灣每片山頭在不同時節裡的「單品茶」滋味靈恩教會

這一切,要從創辦人之一蕭意玟的老家開始說起。她的老家就在阿里山出名的茶區樟樹湖裡,不僅很多親友是茶農,她的父親更是資深選茶人,多年來為熟客精選好茶,「從我有記憶以來,父親就一直 教我茶的事情。」比照盲測的品茶遊戲,更是父女倆的日常遊戲之一。

對從小生活在茶香裡的她來說,「喝茶」是再自然不過的事。直到上了大學,離開家鄉後才發現,周遭朋友竟無人泡茶,而是人手一杯瓶裝茶或手搖茶,「泡茶好像是老人的東西,在年輕人的世界裡不 存在香港會計。」

出社會後,她在科技公司認識了同事楊德威,有次楊德威去蕭意玟的老家玩,喝到她父親泡的茶,頓時一驚。

就像很多在台北長大的孩子一樣,楊德威少有機會喝到現泡茶,他還記得當時喝的高山烏龍,「一入口有很重的花香味,我從沒想過茶怎麼會有花香味,而這只是前味,喝下去還有後韻,呼吸時都有一 股清香在喉嚨裡,甜甜的。」接著他大笑著說:「活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有喝過這樣的味道,我好像被開發了!」

就在三十歲那年,兩人燃起新的人生夢想,創業念頭蠢蠢欲動。他們想起那次喝茶的經驗,心想:也許年輕人不是不喝茶,只是沒有門路而已。除了走高價的禮品市場,以及讓人望之卻步的傳統茶行, 琅茶可以找到突破點。於是在二○一三年底,琅茶誕生了,瞄準三十歲上下、開始工作後有能力想買好茶的年輕人。「琅」正是蕭意玟父親名字的其中一個字,也代表著「琅琅上口的好茶」香港 抖音 推廣

最初,兩人透過蕭意玟父親選茶,把每個時節、不同產地的最好滋味帶給客人。他們認為,即使都是烏龍茶,但在不同產地沾染了當地獨特的「山頭氣」、或是採收時間僅相差幾天,都會改變茶湯滋味 ,應被視為不同茶款,這正是每位品茶人對茶著迷的原因。他們借用咖啡的「單品」概念,要為客人奉上台灣單品好茶,「我們用傳統的選茶方式,但以現代的說法讓客人了解。」蕭意玟說。

不較勁的智慧

人生智慧的一個重要方面,是分清什麼是自己能夠支配的,什麼是自己不能支配的。對於自己不能支配的,你只能順其自然。對於自己能夠支配的,你要努力,至於努力的結果是什麼,也不妨順其自然臍帶血儲存

一個人活在世界上,必須學會和自己的外部遭遇拉開距離。這有兩層意思。

其一,面對你的外部遭遇,你要保持內心的自主。人往往容易受既有的遭遇支配,被已經發生的情況拖著走,走向自己並不想去的地方。其實,既有的遭遇未必就決定了未來的走向,在多數情況下,人仍然是有選擇的自由的,你一定不要放棄這個自由,而你的未來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就取決於你能否用好這個自由收毛孔

其二,面對你的外部遭遇,你要保持內心的寧靜。如果既有的遭遇足夠嚴重,已經發生的情況對你的打擊足夠大,到了徹底改變你的未來走向的地步,那就坦然地接受吧。這個時候必須有超脫的眼光,人終有一死,一切禍福得失都是過眼雲煙,不必太在乎靈恩教會

總之,如果可能,就做命運的主人,不向它屈服;如果不可能,就做命運的朋友,不和它較勁。

轉載:https://www.201980.com/lizhi/jiaoyu/329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