褪下工程師光環 跨海圓開店夢

「我不想只是單純活著、呼吸著,而希望帶著目標生存下去,」二○一○年,曾任科技公司硬體工程師的伊藤邦夫,擔心退休後無所事事的恐慌,反而將自內心塵封十數年的夢給挖了出來聽力障礙

這個夢是:一間不大的咖啡店,自己可以站在吧檯裡專注的沖著咖啡……。對於他這位業餘咖啡玩家來說,要圓這個夢似乎不是太天馬行空。不過,若這間咖啡店開在兩千兩百公里外的台灣,就有點瘋 狂了。

他心裡的盤算是,咖啡館不但要成真,還能持續。所以,成熟的日本咖啡市場,還有過於挑剔講究規矩的日本人,都是咖啡夢的絆腳石,不是他的選擇。

但不是日本,為何是台灣?原來,伊藤邦夫嚮往台灣文化的隨和與親切。過去二十五年,由於業務需求,每三個月他就會來台灣出差。從不適應到逐漸發現,相較日本人的一板一眼,台灣人親切和隨興 ,反而更容易接受許多人事物。例如,在台灣用餐,對於服務不滿,只要老闆誠意抱歉,顧客可能願意再訪,但換作日本人,常悶在內心抱怨,下次就不再來了。對他來說,在台灣過退休生活,是不錯 選項固定資產

跨海移居開店的決定並不容易,語言、生活環境大不同,還可能把自己的老本全賠光,更別說,他還有連國都沒出過的妻子伊藤加代子要說服。

「你這是什麼奇怪的想法!」伊藤加代子從頭潑他冷水。光是要說服妻子,伊藤邦夫花了兩個月每天洗腦,「日本退休生活只是無所事事,我做任何事都會提不起勁。」一件事天天說,伊藤加代子終於 看清丈夫堅定的決心,決定相挺。 當念頭要轉為行動時,考驗才要開始。沒有咖啡資源,哪裡來的咖啡館?為此,二○一一年,伊藤夫婦來台灣,在旅館住了近一年,只為穩紮穩打的籌備咖啡館香港永久居留權

之前來台出差時,發現台灣自產咖啡豆的驚訝,讓他暗自盤算想把台灣咖啡豆當成秘密武器,介紹給更多台灣人。即使語言不通,他和擁有咖啡專業背景的兒子伊藤篤臣去了雲林古坑。伊藤邦夫甚至上 網尋找,請南投與台東的咖啡莊園送來咖啡豆,就窩在旅館裡進行咖啡實驗,烘豆時常搞得房裡煙霧瀰漫。最後,他才找到古坑咖啡,初喝稍苦,但醇厚的咖啡香隨後在舌尖湧現。

出口大廳發傳單

一開始,這個品牌沒沒無聞。伊藤篤臣每天早上去松山機場出口大廳發傳單,算準日本飛抵台北的七點五十分班機,向日本旅客發傳單,等到下午再向要回日本的旅客推銷。在機場發傳單,自然引來管 理人員注意,經常趕他,就連遊客也覺得他「怪怪的」,但伊藤篤臣不以為意,長達五個月,天天去機場報到。「因為我什麼都沒有,所以什麼都可以(嘗試),」他說台灣移民條件

長達一年,他四處奔走拜訪咖啡店老闆,希望陳列與販售阿里山咖啡,卻接連被拒。許多老闆認為,他的品牌雖然設計好,但八十克的咖啡豆賣六百五十元,價錢實在太高。

碰壁的伊藤篤臣為了活下去和夢想,只好再轉換方向,直接與消費者面對面。他把咖啡店,搬進誠品生活松菸店。即便只是臨時性的短期櫃位,即便只有假日才有,但他不放棄任何與消費者接觸的機會脫毛公司推薦

「我自己烘焙的阿里山咖啡,可以試喝喔。」伊藤篤臣一邊手沖咖啡,一邊說著略帶生澀的中文。一位客人睜大眼,連發三個問號:「阿里山?台灣的?真的是台灣阿里山的咖啡?」

伊藤篤臣發現,即便阿里山咖啡的售價是其他國外咖啡豆的三倍,但是銷量卻和國外咖啡豆打平。漸漸的他更自信,這個夢開始動起來了。不僅如此,富錦樹、好丘咖啡等商店也開始注意到這個品牌, 主動邀請伊藤把商品放在店裡販賣。而且,現在日本東京、大阪與馬來西亞等地,都在他的努力下,出現阿里山咖啡的蹤影通渠服務

「阿里山咖啡充滿不可思議的味道,把人與人連接在一起,」伊藤篤臣說,但他並不對現況感到滿意,他還有更壯闊的夢,讓更多人知道這個好滋味,將阿里山咖啡帶向全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