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和為貴

和氣生財,同行之間不應該惡鬥,應該在合作中賺錢。即便與對手發生過激烈競爭,在必要的時候也應該放下身段,握手言和。這是經商的大智慧。

世界上沒有永恆的敵人,也沒有永恆的朋友,只有永恆的利益。所謂“不打不相識”,與競爭對手合作,也能賺到大錢。做生意就要求利,而不是動干戈,爭意氣。為了利潤,靈活應變,具備求和 的心態,是商人的基本素養。

(1)以德報怨,化敵為友

成功的競爭哲學是“寧失利益,不失關係”。做生意很辛苦,奔波勞累的目的還是要讓自己的生意發展壯大,實力增強。要做好生意,要獲得財富,就要建立廣泛的社會關係。其中包括與你的對手 交朋友。結一個冤家就相當於堵住了自己的一條退路和進路;如果包容了一個對手,就相當於多交了一個朋友。所以,以德報怨,化敵為友,才能使自己的生意做得更大。

(2)競爭中要理智,不要仇恨

仇恨很難讓人失去勇氣,但能輕而易舉地讓人失去理智。失去勇氣則失去了人生的一半,失去理智則失去了人生的全部,因為沒有理智的仇恨必將演化成自己的災難。報復能給人帶來暫時的快感。 但在商業競爭中,一名商人若將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浪費在向別人報復的過程中,他只能與成功失之交臂。

轉載:https://www.201980.com/gushi/jingyan/32743.html

附贈三百坪園林

不妥協於周遭的現代感,在台中市高樓大廈、車水馬龍的公益路上,有一座兩層樓的古樸建築。深褐色的基調,綠樹環繞、茅草蓋頂,彷彿被時光遺忘在這裡,沉澱成一張復古的老照片。這茶館,名為 「無為草堂」。當你經過此處時,腳步自然想放慢,忍不住想一探究竟脫毛

鑽過茅草屋頂,彷如通過時間隧道,瞬間墜入了明末某位中國文人的蘇州園林裡。主結構為四棟兩層式的木造建築,圍繞出三百坪的寬闊與寫意,園林中的庭、台、樓、閣、榭,一處各一景。

最引人注目的是五十坪大、深一百五十公分的人造水池,裡頭的豔紅鮮黃錦鯉,在安穩的灰棕色風景之中點綴出一絲的活潑。池邊楊柳低垂掩映,柳樹之外,蕨類蓬鬆匍伏,四層樓高的黑板樹,強壯直 挺;已經築巢定居的斑鳩、白頭翁、綠繡眼自在的在此穿梭往來。松木造的小橋串起了兩岸迴廊,給人的感覺就是將整個建築物融入到自然之中收毛孔

走在廊下小徑曲折,只能慢晃,雙腳想走快一點,都不可能。

但是腳下的台灣特有觀音石板路,這種會呼吸的石材,遇到濕氣會吸收水分、天晴會吐納,雙腳踏在上面不禁感到一種生命力。屋頂則鋪上日式水泥瓦片,這種台灣早期屋頂專用的灰色建材,內斂樸素 ,又增添一點點老台味。婉轉婀娜的南方中國情調裡,融合了旺盛蓬勃的台灣味道後,更顯自在不做作。

自在,是這裡不點自來的菜色。

在茶館內,常可以看到有趣的畫面是,一邊是西裝筆挺的廠商,帶著外國客戶來喝茶談生意;另一邊就是穿著汗衫拖鞋的阿公,帶著孫子來喝茶、餵魚。無為草堂主人凃英民笑看此種自然融合的景象說 ,當一個人心情放輕鬆時,看什麼畫面都很協調Amway drive

這或許就是台北茶館少見的輕鬆、開放與寫意吧。

主流餐飲世界

青木穰酷酷不多話,有著料理職人的堅持,絕不用半成品,醬汁、漬物甚至豆腐、甜點,全都自製。蘿蔔絲一定手切、雞腿肉不只去骨,連血管和筋都要剔除。一些傳統菜色如山藥田舍煮、馬鈴薯燉肉 ,都有著如日本人所說,濃濃的「老媽」味道。馬鈴薯燉肉這道國民食物,在他的詮釋之下則走關東路線,除了重鹹又特甜,削去邊角的圓滾滾馬鈴薯鬆軟入味,連風格突出的紅蘿蔔都馴服,被燉到跟蜜地瓜一樣。口味偏重、適合搭酒通渠

因青木是義式料理出身,Tadaima的菜色帶點和洋混合的創意,像「鯷魚奶香雞肉丸串」,加入鮮奶油的鯷魚醬在西餐通常拿來蘸蔬菜棒,他靈機一動把它取代照燒醬淋在雞肉上,奶味十足的淋醬與綿密雞肉,有一種吃瑞典肉丸的感覺。此時口中忽有一股清晰的紫蘇味,原來撒上的綠色細絲是紫蘇葉,把膩感減少,風味又回到了日式。

而日本人佐餐不可少的酒,也是Tadaima的一大特色。酒櫃裡的清酒、燒酎種類繁多,被稱為夢幻燒酎之一的「魔王」就在架上。老闆太田隼人本身懂酒也愛喝,尤其獨鍾口味濃烈的海島威士忌和鹿兒島的芋燒酎,因此每次回日本都不辭辛勞將台灣買不到的稀有名酒扛回來。

不過台灣客人還是偏好吟釀類,這些稀世珍酒大都是眼尖懂酒的熟客才會發現。國內知名的威士忌玩家姚和成與美食專家葉怡蘭,都是循酒香而來,三不五時就來店裡喝燒酎、清酒755激光脫毛

吧台上還有一甕甕玻璃瓶,可以清楚看見各色水果浸在裡頭。這是太田的創意私房泡酒,來自山梨縣的他,從小家裡就會以水果釀酒。他將梅子、芒果、鳳梨、蘋果、香蕉等水果,泡進白酒、高粱、白蘭地等烈酒中,讓果香的酸甜滲入酒液。其中以果味濃厚的香蕉酒最讓人驚豔,整個甜味濃縮熟成,與烈酒的搭配甚佳。

除了好酒好菜,最讓齊藤進安心的就是穩定的品質。因為常帶朋友來,「每次來的水準都一樣好。」不怕踩到地雷。此外,貼心服務也是太田非常講究的一環。一進門就是元氣十足的招呼,送上拖鞋和熱呼呼的毛巾。離開時也是一呼百諾的歡送,他要求店員必須記得熟客的臉,菜色喜好,點菜絕對是蹲著聆聽。席間你也不用常抬手招喚,一個眼神或小動作,服務就到。太田隼人不將餐廳開在日人群聚的條通,而選擇台北人熟悉的東區,希望把道地日式服務與細緻手工菜,帶進台灣的主流餐飲世界消脂方法

愛因斯坦說:“想像力比知識重要。”

有想像力的人才能進行創造性勞動。想像力和知識是天敵。人在獲得知識的過程中,想像力會消失。因為知識符合邏輯,而想像力無章可循。換句話說,知識的本質是科學,想像力的特徵是荒誕。人的 大腦一山不容二虎:在學齡前,想像力獨佔鰲頭,腦子被想像力佔據安利產品。上學後,大多數人的想像力將被知識驅逐出境,成為知識淵博但喪失想像力終身只能重複前人發現的知識的人。很少有人能讓知識 和想像力在自己的大腦裏共存,一旦共存,此人就是能進行創造性勞動的成功人士了。在孩子童年時,讓其晚接觸知識,有利於想像力在孩子的大腦裏安營紮寨,倘若孩子成為想像力和知識並存的人, 您就能給大師當爹當娘了心理治療中心

請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。輸在起跑線上,可能贏得人生。贏在起跑線上,可能輸掉人生。欲將取之必先與之是大智慧event space

褪下工程師光環 跨海圓開店夢

「我不想只是單純活著、呼吸著,而希望帶著目標生存下去,」二○一○年,曾任科技公司硬體工程師的伊藤邦夫,擔心退休後無所事事的恐慌,反而將自內心塵封十數年的夢給挖了出來聽力障礙

這個夢是:一間不大的咖啡店,自己可以站在吧檯裡專注的沖著咖啡……。對於他這位業餘咖啡玩家來說,要圓這個夢似乎不是太天馬行空。不過,若這間咖啡店開在兩千兩百公里外的台灣,就有點瘋 狂了。

他心裡的盤算是,咖啡館不但要成真,還能持續。所以,成熟的日本咖啡市場,還有過於挑剔講究規矩的日本人,都是咖啡夢的絆腳石,不是他的選擇。

但不是日本,為何是台灣?原來,伊藤邦夫嚮往台灣文化的隨和與親切。過去二十五年,由於業務需求,每三個月他就會來台灣出差。從不適應到逐漸發現,相較日本人的一板一眼,台灣人親切和隨興 ,反而更容易接受許多人事物。例如,在台灣用餐,對於服務不滿,只要老闆誠意抱歉,顧客可能願意再訪,但換作日本人,常悶在內心抱怨,下次就不再來了。對他來說,在台灣過退休生活,是不錯 選項固定資產

跨海移居開店的決定並不容易,語言、生活環境大不同,還可能把自己的老本全賠光,更別說,他還有連國都沒出過的妻子伊藤加代子要說服。

「你這是什麼奇怪的想法!」伊藤加代子從頭潑他冷水。光是要說服妻子,伊藤邦夫花了兩個月每天洗腦,「日本退休生活只是無所事事,我做任何事都會提不起勁。」一件事天天說,伊藤加代子終於 看清丈夫堅定的決心,決定相挺。 當念頭要轉為行動時,考驗才要開始。沒有咖啡資源,哪裡來的咖啡館?為此,二○一一年,伊藤夫婦來台灣,在旅館住了近一年,只為穩紮穩打的籌備咖啡館香港永久居留權

之前來台出差時,發現台灣自產咖啡豆的驚訝,讓他暗自盤算想把台灣咖啡豆當成秘密武器,介紹給更多台灣人。即使語言不通,他和擁有咖啡專業背景的兒子伊藤篤臣去了雲林古坑。伊藤邦夫甚至上 網尋找,請南投與台東的咖啡莊園送來咖啡豆,就窩在旅館裡進行咖啡實驗,烘豆時常搞得房裡煙霧瀰漫。最後,他才找到古坑咖啡,初喝稍苦,但醇厚的咖啡香隨後在舌尖湧現。

出口大廳發傳單

一開始,這個品牌沒沒無聞。伊藤篤臣每天早上去松山機場出口大廳發傳單,算準日本飛抵台北的七點五十分班機,向日本旅客發傳單,等到下午再向要回日本的旅客推銷。在機場發傳單,自然引來管 理人員注意,經常趕他,就連遊客也覺得他「怪怪的」,但伊藤篤臣不以為意,長達五個月,天天去機場報到。「因為我什麼都沒有,所以什麼都可以(嘗試),」他說台灣移民條件

長達一年,他四處奔走拜訪咖啡店老闆,希望陳列與販售阿里山咖啡,卻接連被拒。許多老闆認為,他的品牌雖然設計好,但八十克的咖啡豆賣六百五十元,價錢實在太高。

碰壁的伊藤篤臣為了活下去和夢想,只好再轉換方向,直接與消費者面對面。他把咖啡店,搬進誠品生活松菸店。即便只是臨時性的短期櫃位,即便只有假日才有,但他不放棄任何與消費者接觸的機會脫毛公司推薦

「我自己烘焙的阿里山咖啡,可以試喝喔。」伊藤篤臣一邊手沖咖啡,一邊說著略帶生澀的中文。一位客人睜大眼,連發三個問號:「阿里山?台灣的?真的是台灣阿里山的咖啡?」

伊藤篤臣發現,即便阿里山咖啡的售價是其他國外咖啡豆的三倍,但是銷量卻和國外咖啡豆打平。漸漸的他更自信,這個夢開始動起來了。不僅如此,富錦樹、好丘咖啡等商店也開始注意到這個品牌, 主動邀請伊藤把商品放在店裡販賣。而且,現在日本東京、大阪與馬來西亞等地,都在他的努力下,出現阿里山咖啡的蹤影通渠服務

「阿里山咖啡充滿不可思議的味道,把人與人連接在一起,」伊藤篤臣說,但他並不對現況感到滿意,他還有更壯闊的夢,讓更多人知道這個好滋味,將阿里山咖啡帶向全世界。